缘溪行

     本来今儿个是你出嫁的日子,谁知花轿行至半路却遭了劫。那伙山贼虽说杀起人来如同砍瓜切菜,对你却倒还有礼,一伙人仍旧抬着轿子——只不过变了个向儿。你见脱身无计,也就安分地坐着,但觉这路渐行渐陡,想必是在往深山中去。

     不知又过多久,周遭人声渐喧,你透过轿帘小缝向外偷偷一瞥,心道不好——这分明已进了贼窝。惴惴不安中,轿子却已停下;外面传来一道声音:“请小姐随我等去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 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你小心翼翼地跟着他们进了大寨,正望着四周摆设出神之时,那...

缘溪行

忘路之远近

© 缘溪行 | Powered by LOFTER